海尔哈多城
赛伊拉克的首都
[一千零一夜] 前谈
已经忘记了最初是怎样有了想写这样一个文的想法,只记得为了是写“1001夜”还是“365个夜”而烦恼过。把想法知会给其他人后,被悉数告知写“365个夜”吧还是,“ 1001”夜你丫是想写到下个世纪么之类的“善言”。当时我想,也是,365个就够我写几阵子了。

可现在提笔下提纲了,我又开始犹豫了。考虑再三,还是决定最初的“1001”吧,我可以把它当成一生的事业写上一辈子嘛!(汗……)

设定方面跟原来的设想差不了多少,给女主角想名字费了不少劲。本想着无论如何要叫“某姜”,想来想去也想不出叫什么姜比较响亮动听。(众:生姜……)

至于世界观,完全符合本人一向奉崇的世界观,只不过情节需要,被用到的只有关于人间界与仙界的部分,与其他世界其实并不矛盾。嗯,甚至有其他文章里的人物出现就是这个原因,因为是同一个世界整体。

写这篇超长篇文章其实挺有挑战性的,不能光靠冲动(我平时是靠这个写的),所有素材都要通过生活积累(人间界嘛)或看到什么受了刺激的漫画或小说(……)。

总之,我会努力的。





UKS

2007.9.30 Beijing.

[一千零一夜] 引子
很久很久以前,记得他对我说过,我不属于任何人,过去不会,将来也不会。

我以为这是我的自由,我这样骄傲了一千年。

直到有一天,他突然对我说:



去做人吧。





1001 nights…

[一千零一夜] 第一夜 离开
  鸢吟立在玉虚宫外,已有小半个时辰了,纹丝不动。她目不转睛的望着来时的路,却不迈步。
背朝着玉虚宫,忽然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响起,却是连头也懒得回,不去理会。只是依旧望着前方云雾缭绕中略显虚幻的路,怔怔的出神。
心应该已如死灰吧?
“鸢吟大人,你……”身后缓缓踱将过来的男子,面露关怀,轻声询问道,“你还好吧?”
仿佛一缕轻风吹过,鸢吟的头发轻轻飘了几下。她似是极不情愿的,缓慢的转过身,抬眼望了下那男子,口中发出的声音竟有些颤抖:“疏煦……”
听到她叫自己名字,那男子,也便是疏煦,又近前两步,似是要更清楚地听她诉说一般向前微微探了点身子。
鸢吟嘴唇颤颤地动着,好一会儿才发出声音,却也是迷茫得让人听不真切:“……我做错了什么吗……”
仿佛是对疏煦说,又更像是在对自己说。只是对于疏煦来讲,这分明是个问句,却叫人难以回答。不,是无法回答。
因为,做出决定的是那个人。那个仙界至高无上的存在。
一阵微风吹过,却吹不散身边的雾烟。
 
不知过了多久之后,鸢吟一个人离开了那里。疏煦望着她渐渐走远的背影,不由得叹了口气。说不上什么心情。就在他转身准备走开时,一个红色的身影从旁闪了出来。云烟之中,一袭丝质红衣,梳理整齐的深红秀发,都衬得原本白皙的皮肤透出浅浅的粉红,更是为美丽的脸庞增添了天然的胭脂。
疏煦看到了她,微微颔首行了一礼:“朱雀大人。”
此红衣女子便是四神使之首的红香怡。她向着鸢吟离开的方向看了看,罢了又转过头来问疏煦:“她怎么了,被主上召见之后怎么跟霜打的茄子一般?”
疏煦也望向那个方向,却又是叹了一口气。顿了一下,他说道:“主上……给了鸢吟大人一个任务,让她……去人间……”疏煦在想该如何措词,“主上说她在仙界待了一千多年了,也该到人间去看看、去体会人间之苦了。”
红香怡微微皱眉:“就这些?”
疏煦又想了想,继续说道:“主上让她去人间界做一千件事,完成后方可返回仙界。”顿了顿,又道:“但是她不得使用自己的肉体。”
红香怡顿时一惊:“什么?”
疏煦补充道:“主上说这是考验精神的旅程。鸢吟大人可以附着于别人的身体内,白天在那个躯体里了解这个人的事情,到了晚上就可以控制这个躯体,去帮助这个人解决事情。”
红香怡不禁面露忧色:“鸢吟……那孩子不是最讨厌黑夜吗……主上到底在想些什么啊……”
疏煦急忙示意她快别说了,毕竟这是在玉虚宫门口。
那个人就在里面。
 
夜幕降临,鸢吟最终还是遵从了他的话,来到了人间。她蹲在一处房顶之上,脑海里挥之不去的还是那个人说过的话。
“去吧……”
“试着做个人……”
“你可以……”
“如果你觉得累了,可以回到仙界来,但我是不会见你的。直到你完成任务。”
鸢吟轻轻摇了摇头。无意中,手碰到了腰间一小块鼓起的地方。摸出来看,那是一个青黑色的小珠子。
“对了,他说……”鸢吟想起了那个人把这个小珠子交给她的时候,说过的话。
“这是曲元珠,它能够让你任意来往于各个时间。所以,我给你的任务不光局限于现在的时间,不管是过去、现在,还是未来,你去寻找吧。”
鸢吟握紧了曲元珠,深深吸了一口气。人间不比仙界,到了秋天,风竟然是意外的凉,让她不禁打了个寒颤,寒冷从皮肤一直渗到了心里。
Jan.13.2008